武漢大量密切接觸者是否隔離-鬼图片

武漢大量密切接觸者是否隔離 • 

武漢大量密切接觸者是否隔離

截至2月16日,武漢市新城區的一個街道,累計確診病例65人,密接觸者139人,確診病例與密切接觸者的比例約為1:2。

武漢一區疾控中心負責人表示,在前期,確診病例增長較快,流行病學調查壓力大,對疑似病例的流調顧不上;現在,隨著核酸檢測加快,有的疑似病例排除後沒必要追蹤密切接觸者,有的歸入臨床診斷病例進行密切接觸者追蹤,疑似病例數量減少了,流調需求也不多。

然而,有的社區部分密切接觸者並未進入集中隔離點,而是居家隔離。在武昌區一社區,除瞭解除隔離的8個密切接觸者,仍在醫學觀察期的24人中,6個人在酒店集中隔離,剩餘18人都在居家隔離。

截至2月16日,湖北全省累計報告新冠肺炎病例中,確診病例與密切接觸者的比例大約為1:3.29。

武漢大量密切接觸者是否隔離

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在武漢,不少社區已把追蹤到的密切接觸者全部送到集中隔離點進行醫學觀察。戶部巷社區書記沈小妹介紹,社區累計追蹤到密切接觸者21人,除了2人已經解除隔離,剩餘19人目前已全部在集中隔離點進行醫學觀察。

在前期工作基礎上,從2月17日開始,武漢市開展為期3天的拉網式大排查,其中包括推動落實密切接觸者百分之百隔離。截至16日,包括武漢在內湖北全省累計報告新冠肺炎病例58182例,累計追蹤密切接觸者191434人,尚在接受醫學觀察71613人。

1個病例能追蹤到多少密切接觸者?

武昌區一社區主任介紹,社區要求居家隔離的密切接觸者寫保證書,不能隨便出去,還在門上貼了“早日健康”的溫馨提示,實際上是封條;每個禮拜解封一次,送蔬菜等生活物資。“目前來看,社區里居家隔離的密切接觸者還比較自覺,沒有隨便出去的。”

也有的社區一個確診病例追蹤不到1個密切接觸者。截至2月16日,在江岸區一社區,有24個確診病例,實際追蹤到的密切接觸者僅有9個;在江岸區另一社區,13個確診病例,10個密切接觸者。

記者註意到,武漢已經開始問責集中隔離密切接觸者政策執行不到位的幹部。武漢市紀委16日通報,洪山區人民政府副區長、區疫情防控指揮部副指揮長、醫療救治組組長王在橋因嚴重失職失責問題受到政務撤職處分。王在橋失職失責表現之一,就是不認真執行上級集中隔離新冠肺炎感染者密切接觸人員的決定,導致洪山區大量密切接觸者未被及時集中隔離。

密切接觸者找全了嗎?根據國家衛健委發佈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密切接觸者管理方案(第四版)》,一個病例的密切接觸者分為三個類型:共同居住、學習、工作人員,診療、護理、探視病例的醫護人員、家屬等,乘坐同一交通工具並有近距離接觸人員。

中國疾控中心研究員馮錄召2月16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佈會表示,除了嬰幼兒或沒有自理能力人員等特殊群體,密切接觸者都要採取集中隔離醫學觀察。

記者調查發現,社區基層對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普遍重視,但對疑似病例的密切接觸者大多並未進行追蹤。

截至2月16日,武昌區戶部巷社區累計有確診病例22人,隔離密切接觸者21人;武昌區復興路社區累計有確診病例29人,累計追蹤32個密切接觸者,目前還有24個在醫學觀察。這兩個社區確診病例與密切接觸者的比例大約都在1:1。

武漢市疾控中心應急辦負責人金小毛分析,一個病例追蹤到多少密切接觸者是動態變化的。疫情剛爆發時,一個病例可能有多個密切接觸者,包括醫生、家人、同事、同乘公交乘客等;目前,由於居民保護意識增強、封閉小區、交通管制等因素,人員流動大幅減少,一個病例的實際密切接觸者人數也大幅下降。

記者拿到一份江岸區密接人員信息一覽表,表內有兩個社區21位的密接人員,備註一覽顯示,1位已解除觀察,明確表示去集中隔離點的8位,4位因“年齡大”等原因表示居家隔離,剩下的表示“聽社區安排”“可去可不去”等。

為什麼不同地方的確診病例與密切接觸者比例差距如此之大?

但記者發現,有的社區個別居家的密切接觸者並沒有嚴格自我隔離。

第四版新冠肺炎病例密切接觸者管理方案要求,對新冠肺炎病例密切接觸者集中隔離,醫學觀察14天。據瞭解,目前武漢市在集中隔離點接收密切接觸者10676人。

江岸區一社區書記解釋稱,接到確診患者名單後排查,發現有些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雖是親屬,但不住在同一社區,由實際居住地負責追蹤隔離,所以密接人員看起來少一些;青山區一社區書記稱,該小區是安居房,都是小戶型,每戶實際居住的人員少,確診病例的密接人員就少。

是否將密切接觸者有效隔離了?

漢陽區一位楊女士向記者反映,隔壁的住戶有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已被送去醫院。但屬於密切接觸者的多名家屬不僅沒有採取隔離措施,自由出入,甚至將用完的防護服隨意扔在公共過道上。

記者在武漢採訪發現,不同社區、街道對於密切接觸者的追蹤範圍差異較大。

原標題:武漢大量密切接觸者是否隔離

從楊女士提供的多張照片可以看到,公共過道上均隨意丟放著多件用棄的防護服。“我給社區打電話,社區說會給物業打電話;物業又推辭說‘給領導反映’。”楊女士說,無奈之下,只好自行消毒,然後撥打市長熱線求助。2月15日,物業終於上門,處理了這些廢棄的防護服,並對樓層進行消毒。

密切接觸者,指的是與新冠肺炎有關病例有過近距離接觸,但是沒有採取有效防護措施的人員。對於他們的追蹤與隔離,是有效控制疫情的重要環節。目前,武漢的大量密切接觸者是否被集中隔離起來了?“新華視點”記者進行了追蹤。

根據第四版新冠肺炎病例密切接觸者管理方案,在湖北,疑似病例、臨床診斷病例、確診病例、無癥狀感染者等四種病例的密切接觸者,都要進行隔離、醫學觀察。

武漢一位一線流調人員說,疫情剛爆發時,病例活動場所多,在金銀潭醫院做了十幾天的現場調查,發現有的病例的密切接觸者甚至超過10個;現在病例活動軌跡相對簡單,主要是電話詢問,病例的密切接觸者也少了。

多位基層社區幹部表示,不清楚疑似病例的密切接觸者也要追蹤,沒有接到相關通知。“對疑似病例的密切接觸者,我們只是提醒近期不要出門,沒有進行管理。”武昌區一社區書記介紹,前幾天有一個高度疑似的病例,肺部呈毛玻璃狀,社區摸排後主動把這個病例的密切接觸者報了上去。

武漢大量密切接觸者是否隔離
分享
更多相关文章
曹魏皇帝|世界上最大的火车站|诸葛亮之墓|世界上最大的火车站|安禄山与杨贵妃|越南乳瓜|安禄山与杨贵妃|越南乳瓜|越南乳瓜